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九十七章 、渾水劉摸魚劉景升

作者:深幻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再次望見雒陽城,呂布不覺有恍然隔世之感。

    此次離開相隔時間其實并不算很久,但中間發生了太多事情,而且眼看著成功在即的時候,即便是以呂布一向的自信,總難免患得患失有一種下意識的不真實感。

    但只要回頭望一眼身后云集影從、旌旗林立、槍矛連綿的大軍陣勢,這一絲復雜的思緒也就消散無蹤。

    不過他們此次的行軍與以往相比,卻有幾分特別。

    他們走的是水路,也就是沿著洛水逆流而上,直往雒陽城南而去,在那邊早就接收到消息的暗部城南分部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可以為他們打開城門。

    而實則呂布召集的五萬大軍,并未全部出現在此處,一來短時間內能夠召集使用的船只數量還是不足,尤其洛水畢竟只能算是大河支流,沒有那么大的流域面積能夠容擴一支真正的船載軍隊;二來自然是因為其他兵馬另有所用,畢竟雒陽城外還有劉焉以及可能正往此趕來的劉表這兩條大魚。

    要說起來,將來若是征戰南方之時,少不了也要用到水軍,而呂布目前所掌握的軍隊,這卻恰恰是最稀缺的一個兵種。

    不過他對此早有所計較,實際上當初命魏續二人訓練水軍,以現在來看也只是心血來潮一時之見,長遠規劃來看實則是很幼稚的一個舉措,只不過沒想到收獲了意外之喜,魏續與宋憲于水軍之道竟是頗有天賦,在摸著石頭過河的實驗性質操訓中,那一支水軍竟然也被他們訓練的似模似樣,只是到底沒有經過正經戰陣的考驗,實力如何還是未知之數,但也未嘗不可以此作為基礎,到時候借助他掠奪過來的力量,建立真正屬于自己的水軍。

    他放眼的目標,自然是那遼東公孫氏,此公孫氏與公孫瓚有些說不清的瓜葛,但最讓呂布看重的,自然還是他們名著于世的水軍與造船業,而且遼東水軍與南方此時最聞名的荊襄水軍還不同,他們的航線已經延伸向了大海,雖然以呂布目前的心思,還有大漢目前的技術現實基礎,想要在此基礎上發揮更多不太現實,甚至即便是沿著海岸線南下,想要達成登陸作戰之類的劃時代壯舉也很可能會灰頭土臉,但他們的技術、經驗以及人力資源都是很有值得借鑒和利用之處的,也值得呂布為此大費周章去收為己用。

    說起來遼東除了這個,對于現在的呂布而言也真沒有太多的價值和用處了,甚至慣于偏安一隅的公孫度一般情況下跟袁尚、劉和比起來都談不上威脅。

    與上次自雒陽城離開不同,此時的呂布還有心情去觀賞周圍風光,當此秋高時節,河面其實已經有些結凍的跡象了,或許再過一月甚至十數日,他們便是想要乘船歷此都做不到了。

    “這大好河山,若是沒有這連天戰火遮擋,又會是何等風光?”

    雖然有這樣的感慨,呂布的眼神卻很堅定,目光直指前方已經若隱若現的城頭。

    “主公,前邊已經傳來消息,開陽門已下,還沒有驚動他人,咱們可以立馬入城,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呂布哈哈一笑,長臂一揮,當機立斷道:“既然如此還等什么,再加快速度,吾倒是想要快點看看那小皇帝如今是個什么樣子……”

    雖然逆水而行,卻是一路順風,船隊載著這支由呂布親自精挑細選的精銳步兵,安穩的停靠在了雒陽城南的碼頭上,這么大規模的移動居然沒有驚擾城內任何人,可想而知南部所做的工作有多么細致。

    士卒們陸續下船登岸,對他們來說這一段并不漫長的路程卻是一個不小的折磨,若非他們個個都體質不凡,在船上的時候就要撐不住了。

    當然這并非什么大事,說到底還是一個適應性的問題,若是多來幾次,習慣了也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而等到這個時候終于踏上了堅實的地面,他們的心才算是完全安穩了下來,呂布也看出了他們的狀態有些不對,反正還沒有驚動別人,他們此時尚有時間,還可以在此稍稍休整、再做些安排。

    呂布同時要求城內各部稍后立刻大舉行動,制造騷亂也是為他們這邊作掩護,他們的作用依然很重要,效果好的話自然能夠在盡量保全自身的情況下依然達成目標。

    “主公,城東探子來報,已經發現了荊州軍動向……”

    這一消息讓沉思著的呂布也不由精神一振,雙眼光芒大放,點點頭嘿然笑道:“加派人手隨時關注,另外通知君明那邊……”

    “喏!”

    在預料中,與劉表之間的碰撞或許會是這一次的第一次交戰,既然典韋一直戰意昂揚,呂布也不愿意讓愛將憋著失望,干脆便命他領了一支人馬在劉表的必經之路上埋伏好。

    劉表性情保守,行軍必然謹慎,所以這一邊呂布是做了落空準備的,倒是沒有想到典韋的運氣似乎不錯。

    不過他并不知道,此時的劉表雖然已經有點兒守成之性,但也沒有完全丟棄當初單騎入荊州的豪邁壯氣,有足夠的利益和好處吸引,他同樣會變得果斷甚至激進,就如同此時。

    當然劉表和劉焉還是有很大區別,若說劉焉有點兒說不出的其他心思,那劉表倒有七八分是真正懷著救駕而來的心思,剩下的那兩三分,自然是基于保存自身的基本需求,這也是他當初會選擇在劉焉過來袖手旁觀,卻又選在劉焉失敗但同時卻也撕開了雒陽虛弱真像的此時又毅然撥兵而來的主要原因。

    不過劉表的謹慎并沒有丟棄,一路行軍速度并不算快,尤其注重于對身周的探測排查,若是發現不對,他或許就這么及時抽身而走了。

    可惜劉表雖是宗室出身,但早就離開司隸,對此地并不算熟悉,麾下荊州軍兵馬更不用說,偏偏他手底下最善于探查推斷地形道路的蒯越此次并未隨軍,斥候的探報其實是要打一些折扣的。

    可惜既然已經做好了渾水摸魚的準備,那也不可能一點兒風險都不冒,劉表也只能夠讓手下們保持足夠的警惕,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變故,當然沒有最好。

    這樣一路繃緊神經當然不是好事,而士卒們大部分也沒法一直堅持,很多到半路上就開始松懈了,實際上荊州這么多年以來,不管是當初的黃巾之亂,還是后來的諸侯討董,都沒怎么影響到他們,除了偶爾剿剿匪、殺殺水賊,荊州軍也沒有經歷多少像樣的戰事,且不說戰斗力沒法得到磨礪和增長,戰場上的經驗就更是淺薄得很,就是那些斥候到后面都有些漫不經心了。

    這也就無怪乎,當典韋像個攔路的山大王一樣領著兵馬殺將出來的時候,荊州軍會落了個措手不及、陣腳登時大亂。(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http://www.rscbjz.tw/0/25/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