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204罪1章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作者:我本瘋狂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砰!”

    白眼狼一個剎車不及,一頭撞在葉帆身上,撞了個七葷八素,眼前許多小星星。

    “怎么了?”

    孔雀機警的向葉帆目光所及的方向看去,卻什么也沒有看到,不由得疑惑的問道。

    “浩宇和岳川兄有難了!”

    葉帆猶如望穿虛空一般,口中喃喃的說了一句,而后調轉方向,向一處原始山林趕去。

    孔雀和黃金神龍對視了一眼,立刻跟上。

    “還有我呢,別扔下我啊!”

    白眼狼使勁晃晃腦袋,展開追星步追了上去。

    片刻后,葉帆在一處山坳中見到了重傷倒地的月浩宇和岳川二人。

    此時,他們凄慘無比,渾身上下血跡斑斑,腰腹以下幾乎變成了血泥,氣息非常微弱。

    顯然,這里并不是戰場,因為并未遭到任何破壞,周圍的氣息足以掩飾他們身上的血腥味。

    “發生了什么?”

    葉帆雙手輕揮,打出兩道渾厚的純陽之氣,為二人穩定了一下傷勢,陰沉著臉問道。

    “一言難盡……”

    月浩宇傷勢稍微輕一些,艱難的開口說道:“是凌戰宇……”

    “禁區之子凌戰宇?”

    葉帆的眼睛當時就立起來了,眼底閃過一絲凌厲的殺芒。

    凌戰宇仗著有禁區之主撐腰,屢次挑釁于他,如今更是將月浩宇和岳川二人擊成重傷,簡直罪無可逭。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經過月浩宇的敘述,葉帆漸漸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緣由。

    原來,就在不久前,他們通過自己父親留下的一些記載,大致推算出了世界本源的位置。

    就在趕路的途中,和同樣推測出世界本源位置的禁區之子不期而遇。

    本著不惹事的原則,兩人并未和他起沖突,而是準備繞路而行,避開禁區之子。

    因為他們知道,禁區之子太強了,和他一路的話,即便有什么機緣,他們也得不到。

    然而,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凌戰宇卻主動找上了他們,說要給他們點教訓。

    月浩宇和岳川兩人也是帝子,有自己的尊嚴和骨氣,自然不容他出言侮辱。

    于是,雙方便動上手了,結果很明顯,兩位帝子聯手,也不是凌戰宇的對手,被擊成重傷。

    凌戰宇非常囂張,在擊敗二人之后,大放厥詞,說什么大帝血脈也不過如此。

    并且,他毫不避諱的說道:“知道我為什么教訓你們嗎?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們是姓葉的朋友!只要是他的朋友,我見到一個打一個!”

    兩人憤怒到了極點,決定拼命,維護帝族的尊嚴。

    然而,由于之前便已受創,所以即便拼命,他們仍舊不是凌戰宇的對手,險些戰死。

    “不妨再告訴你們!”

    凌戰宇俯視二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道:“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你們不識時務,在公主的玲瓏軒竟然公然幫助姓葉的身邊那頭惡狼,與我作對,所以,你們要怪就去怪姓葉的小雜種吧!”

    “你會得報應的!”

    岳川吐出一口血沫,艱難的說道。

    “報應?哈哈哈……”

    凌戰宇狂笑道:“我不信命,我命由我不由天,什么報應?那是弱者給自己的心理安慰罷了。”

    接著,他輕蔑的說道:“不怕告訴你們,姓葉的頭顱我預定了,待我得到世界本源之后,必取他狗命,而你們,只有兩個選擇,要么歸順于我,萬世昌隆,要么滅亡!”

    “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們!”

    月浩宇也是強項,即便不敵,卻也絲毫不懼。

    “呵呵!”

    凌戰宇輕笑道:“你以為我不敢嗎?我不殺你們并不是懼怕你們身后的勢力,而是你們對我還有用。”

    “不怕打擊你們,就憑你們這點實力,實在是丟你們父親的臉,什么大帝血脈,在我看來,就是廢物,不過,帝子畢竟是帝子,對于其他螻蟻而言,你們還是很強的。”

    凌戰宇侃侃而談,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將旁邊觀戰的玉靈公主看的如癡如醉,眼泛桃花。

    她堅定的相信,凌戰宇才是這一世的主角,將來必可證道,成為俯視九天十地的無上存在。

    而她,則水漲船高,跟著沾光,成為大帝的紅顏知己,一樣可以橫行宇內。

    一想到這些,她便渾身發燙,激動到不能自已。

    其他人也是一臉的崇拜,敢對如此藐視帝子的,除了凌戰宇之外,恐怕沒有人了。

    他們都是第六域的天才,并不知道葉帆斬殺三位帝子的事情。

    一時間,凌戰宇身上籠罩了一層神環,仿佛真如俯視九天十地的大帝一般,光芒萬丈。

    凌戰宇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受人崇拜的感覺,自我感覺良好,信心更加膨脹。

    他如高高在上的天帝,在俯視腳下蕓蕓蒼生,冷漠的開口,道:“帝子的身份救了你們,如果你們不是帝子,你們身后的家族還要為我作用,幫助我父對抗黑暗動亂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們。”

    “好自為之吧!”

    最后,凌戰宇他們遠去,對二人棄如敝履,仿佛丟垃圾一樣將他們丟在了那里。

    二人拼盡力氣,這才來到這里躲了起來,否則濃烈的血腥味會吸引來異獸的。

    憑他們當時的狀態,別說是巔峰圣主級的異獸,就算是來一只普通圣主級的異獸,也可輕易殺死他們。

    他們可不想淪為異獸的點心,所以才拼命逃到了這里,直到用盡了最后一分力氣,再也無力逃走才癱軟在這里。

    “凌戰宇,敢動我的朋友,就要付出代價!”

    葉帆雙眸射出凌厲的神芒,殺意凜然,聲音斬釘截鐵,鏗鏘有力,有一往無前的氣勢,眸光堅定無比。

    “凌戰宇非常強大,不易對付!”

    “是啊,葉兄,你不要沖動,他有禁區之主撐腰!”

    月浩宇和岳川兩人對凌戰宇的實力有了清晰的認識,認為就算葉帆可以擊敗凌戰宇,回頭禁區之主秋后算賬,葉帆沒法交代。

    “不要說話了!”

    葉帆道:“你們放心,我自有分寸,會留他性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看到葉帆果斷的神色,聽著他鏗鏘有力的聲音,兩人熱淚盈眶,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感動。

    他們知道,葉帆之所以動怒,完全是為了給他們報仇出氣,得友如此,此生無憾了。

    兩人還想再說什么,但沒等他們開口,葉帆便打斷了他們,道:“什么也不要說,什么也不要想,先靜下心來,排除雜念,我來幫你們療傷。”

    說完,葉帆盤坐在兩人之間,緩緩抬起雙手,兩團柔和的白光出現,中間夾雜著絲絲綠色,充滿了蓬勃的生命力。

    “葉兄,不可!”

    “葉帆,不能這樣!”

    兩人都是識貨之人,一看便知,葉帆動用了自己的命元,以命續命,為他們療傷。

    這樣一來的話,他們雖然可以快速復原,但葉帆的消耗可就大了,他能堅持得住嗎?

    要知道,他要救治的是兩位尊者境后期的帝子,所需的可不是一星半點的神力和命元。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葉帆強裝笑顏,安慰兩人,而后對白眼狼它們吩咐道:“孔炫護法,老白和四腳蛇去找些神藥來。”

    接著,葉帆說出了一大串的藥材名稱,有些連兩位帝子都聞所未聞,聽得一頭霧水。

    這處仙之遺地,天地元氣充盈,老藥遍地皆是,連尋常野草都散發著靈氣,想找一些上了年份的神藥并不困難。

    在葉帆吩咐之后,白眼狼和黃金神龍便離開了,分頭去尋找神藥。

    而孔雀在站在一旁,一言不發的護法,神色機警,神念遍及周圍千里之內。

    “好歹我也是真龍,竟然混了個四腳蛇的外號,實在是丟人!”

    黃金神龍一邊搜尋神藥,一邊怏怏的嘟囔著發牢騷。

    原本葉帆打算叫它老黃的,畢竟論年齡,它的確稱得上老,而它又渾身金黃色,叫老黃也沒什么不妥。

    不過,在跟著葉帆在地球混了一段時間之后,它便對老黃這個名字特別敏感,總覺得不雅。

    最后,葉帆只得叫四腳蛇這個名字。

    況且,不光是他,白眼狼和孔雀也是這樣叫它,這個綽號是別想改了。

    在孔雀的護法下,葉帆雙手拍下,雄渾的純陽之氣混合著神力渡入兩人體內。

    在接觸之后,葉帆才發現,兩人的傷勢比表面上看上去更嚴重,五臟六腑全都布滿了裂痕,傷口處有神秘能量存在。

    正是這神秘能量,讓兩人無法自我療傷,連重生的秘術都無法施展。

    否則憑他們的實力和自身所擁有的秘術,豈會如此凄慘?

    葉帆一邊用純陽之氣修復兩人受損的臟腑和經脈,一邊驅逐和煉化那些神秘能量。

    這是禁區的氣息!

    葉帆很快感應出了那些神秘能量的氣息,眼中的殺意更濃了。

    如果不是他神覺驚人,察覺到了兩人微弱的氣息,他們定然兇多吉少。

    這時候,白眼狼和黃金神龍也回來了,各自帶回了不少的神藥,都是萬年以上年份的。

    白眼狼身上還沾染著血跡,顯然在采藥的過程中和守護神藥的異獸干了一架。

    葉帆吩咐他們將神藥揉碎,撒在兩人的創口處,加快療傷的速度,同時節省純陽之氣。

    這些神藥都是天地精華凝聚,內蘊恐怖的生命精粹,不說可生死人肉白骨,但對于療傷肯定是有幫助的。

    況且葉帆熟知藥性,知道該用什么藥,所以,療傷的速度漸漸加快了。

    不久后,兩人碎掉的肉身漸漸重生,傷勢也在快速復原中。

    感受著自身發生的變化,兩人眼中的驚訝和感激越來越濃了。

    這一切,都是葉帆帶給他們的!

    ……

    ……( 極品狂少 http://www.rscbjz.tw/0/634/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