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坦一零二二章 應該坦然一點

作者:靈宇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何沛媛跟王蕊的前后呼叫只間隔了一兩分鐘,沒準是有什么事,楊景行打給何沛媛:“喂,和蕊蕊在一起?”明知故問,其實電話接通聽到的就是王蕊在斥責某人重色輕友。

    何沛媛根本沒搭理楊景行,在跟王蕊講道理:“……是你叫我試還在通話中沒。”

    王蕊質問:“我先打,怎么回給你?”

    何沛媛好笑:“傻子也知道在一起。”

    王蕊更好笑:“他有那么聰明?電話那么多!”

    何沛媛問:“偏偏這么巧,我們一起打。”

    王蕊嗯:“是,我打的時候就不理,你撥一下馬上回電話!”

    何沛媛氣憤:“這叫馬上?他電話打完了呀!”

    王蕊的原則是:“什么叫先來后到?”

    何沛媛可能還是覺得楊景行聰明:“肯定以為你在開車……我的未接來電先顯示!”

    王蕊胡攪蠻纏了:“當然你先,肯定美女@優先……”

    楊景行聽得煩,干脆掛了電話,然后打給王蕊。可是,響鈴結束了都沒人接聽。楊景行臉皮厚,繼續打。

    這次電話接通了,楊景行喂,喂,喂。那邊依然是商場里的聲音,不過沒聽見兩個姑娘拌嘴了。

    楊景行再喂:“講話呀。”

    “蕊蕊生氣了。”何沛媛的嘴巴距離電話明顯有距離。

    “你說話,打給你的。”王蕊離電話也不近。

    楊景行感嘆:“我還是比較佩服老畢,能把一個大方爽朗的女孩慣成這樣,要功力啊。”

    何沛媛咯咯咯:“……沒有,還是大方爽朗的。”好假惺惺的。

    “我掛了!”王蕊湊近話筒了,威脅才有力度:“我走了,你來找她,她去找你!”

    楊景行責問:“就那么想老畢?多陪陪媛媛不行?”

    何沛媛還是義氣的:“我一個人習慣了,找你的老畢去吧。”

    王蕊也是義氣的:“行,先送你去找他……四零二,你什么時候回來!?”

    楊景行說:“我到浦海了。”

    王蕊驚喜:“回來了?在哪兒……”

    在王蕊和何沛媛的想象中,楊景行至少會在曲杭吃個午飯,或者是和父母一起來浦海,沒想到顧問一大早又一個人跑回來了,王蕊都有點擔心了:“是不是還有什么事?”

    楊景行說:“我沒什么事了,公司學校的事多,耽誤幾天了,要抓進度。”

    王蕊強烈要求:“那么拼干什么,先放松一下呀,周末呀。本來說等你回來請你吃飯,那你現在過來,我們陪你看電影,說那個人在囧途超好笑……比《幸福狗》還好看,你來學習一下!”

    楊景行笑:“謝謝激勵,不過已經學習過了。是挺好看,你們去看吧,我現在走不開。”

    王蕊多套方案的:“那就晚飯,你什么時候下班?吃飯了我們去酒吧,叫甜甜他們一起,跟老大都說了……我再問問小潔,特警能不能來,比一比你們誰能喝!”

    楊景行嘿:“你請客?”

    王蕊豪爽了:“我請就我請,你快來……慶祝一下嘛,難得這么開心!”

    楊景行還抱怨起來:“你不早說,我現在安排滿了……這樣吧,下周,等我手頭上的事都差不多了再幫你們雙豐收慶功。”

    王蕊強烈反對:“還下周,到時候就沒這種感覺了,打鐵要趁熱。”

    “也對。”楊景行就問:“你們在哪?過來請你們喝東西。”

    王蕊卻不屑:“又喝東西,有點誠意沒?你對得起標桿嗎?這號大美女,你只請她喝東西?”

    楊景行想:“……那明天行不行?今天不好安排了。明天我請,都聚一下。”

    “明天……”王蕊好像是問何沛媛的意見:“也行吧?”

    何沛媛問:“中午還是晚上?”

    楊景行說:“晚上,晚飯,也去酒吧坐會,讓你們看帥哥。你們幫忙約一下有空的……算了,我自己打電話,不然沒誠意。”

    王蕊覺得楊景行上道了:“對呀,不然越來越……其實都可以約一下,彭一偉他們。”

    何沛媛好像有擔心:“不好吧,大張旗鼓,這時候有點……小人得志的感覺。”

    “沒有……”王蕊好像不是很堅定:“朋友聚一下怎么了?”

    何沛媛不管:“你們決定吧。”

    “阿怪。”王蕊還是拿不定注意:“你說呢?”

    楊景行也舉棋不定的:“我們低調點,或者去唱歌……”

    何沛媛提醒:“明天父親節。”

    王蕊啊:“真的?你沒空?”

    何沛媛覺得:“不光我吧。”

    楊景行松口氣:“那不行,不好,還是改天。”

    何沛媛問:“你星期二是不是確定去藝術中心?”

    楊景行嗯:“當然,肯定。”

    何沛媛覺得:“那就行了,露個面差不多了。”

    王蕊好不甘心:“不慶祝了?”

    何沛媛又:“你們商量吧。”

    王蕊想辦法:“可以明天中午下午,晚上再回家陪你爸。”

    楊景行又:“中午不行,我上午都沒時間……”

    王蕊不爽了:“阿怪你磨磨唧唧的,幫你慶祝!”

    楊景行承認:“是,但是沒辦法……你們吃午飯沒?”

    王蕊提醒:“兩點了,早吃了。”

    何沛媛也有點埋怨:“不是要你請客……大家見個面,免得事情過了,可能以后就生分了。”

    楊景行嗯:“是,我知道……”

    王蕊還是神秘點提醒:“她們都怕你怪她們,你出事了沒幫你……”

    楊景行十分鄙夷:“真是婦人之見……那行,你們請我吃飯。”

    何沛媛小氣了:“憑什么!”

    王蕊依然大方:“你來,什么時候?”

    楊景行真會長遠打算:“等我畢業的時候。”

    何沛媛確實小氣:“我們畢業的時候,你呢?”

    王蕊也有正經時刻:“你們別扯那么遠!”

    楊景行為難:“確實不好安排……”

    何沛媛很明事理的:“沒時間就算了……你可以到我們群里說句話。”

    王蕊想起來:“就是,阿怪你好久沒冒泡了。”

    楊景行嘿:“行,我現在又有臉見人了。”

    王蕊還是覺得:“阿怪,你把事情安排好了出來,他們有事再給你打電話,行不行?”

    楊景行反過來:“唉,你們來陪我喝杯東西不行啊?我還驚魂未定。”

    王蕊也學會猶豫多慮了:“……還我們兩個人去見你,不太好。”

    楊景行不覺得:“哪有那么多講究。”

    王蕊嘿:“你不懂……那我們先逛街,你要是有時間了就打電話,打給媛媛。”

    楊景行呵呵:“好,你們好好逛,多買點漂亮衣服。”

    何沛媛好斗志:“驚爆老畢眼珠子……”

    楊景行其實也沒忙什么大事要事,就再打電話給歐陽琳請教商量了一下去學校的事,然后跟宏星那邊保持溝通,再接打一下朋友同學的電話……

    下午五點過,李迎珍給楊景行打來電話,說是喻昕婷的電話依然不通,并再次確認:“你到底是過不過來?”

    楊景行堅定的:“我改天再去……她們很可能晚點,吃飯不用等。”

    李迎珍明顯諷刺:“這個要你操心?”

    楊景行操心多呢:“到了您再問一下明天的機票,別耽誤了。”

    李迎珍現在也是輕松的:“我懶得跟你講……”掛電話了。

    峨洋的團隊到底年輕,恢復得很快,今天的晚飯送來之后,幾乎又是爭搶狀況,根本沒人有讓老板先拿先吃的覺悟。可楊景行好像好沒恢復,沒像往日一樣跟著大家去搶盒飯。

    龐惜把盒飯送到楊景行隔間,順便商量一下,這幾天大家都挺盡心盡力,再考慮鼓舞一下氣勢,是不是把這月的獎金上調一點。

    楊景行否決了,要感謝也是自己感謝,而不是公司,這事先不急。看老板好像所有所思,龐惜也就不多嘴了。

    楊景行先打電話到機場,打聽到了航班要七點才能到達,他就吃了盒飯,然后找事干,給齊清諾打電話:“吃飯沒?”

    齊清諾抱怨呢:“本來以為你請客,沒等到,只能將就了。”

    楊景行嗯:“應該請你,改天……跟你說個事,上午焦點訪談找我了,打我電話……”

    齊清諾哈:“不是吧?”

    楊景行確認:“真的。”

    齊清諾說:“這我真不知道……估計是聞風而動。”

    楊景行不要臉:“我感覺應該是有什么指示……至少是看出來我很有背景了。”

    齊清諾咯咯樂:“感覺怎么樣……別介意,皇朝腳下的人可能習慣了,見面三分禮。”

    楊景行也笑:“我不介意,還裝了一回大尾巴狼,拉了下關系,有可能把劉苗的實習問題解決了。”

    齊清諾不意外:“是你的風格……不是諷刺,我也感受過。”

    楊景行呵呵……

    齊清諾正經點問:“準備上電視了?”

    楊景行說:“沒,給我打電話的是個策劃主管,應該有點權力,感覺得出來比較有新聞人的精神。聊了下基本上有共識了,焦點應該放在學校和當地政府,就別管我們這些明星藝人了。”

    齊清諾問:“未來陽光呢?”

    楊景行說:“應該也是次要的,不能拿焦點訪談來給誰正名吧。”

    齊清諾嗯:“我也覺得……看過幾次電視,有些人讓人覺得不是很舒服。”

    楊景行說:“我聽李英的意思,本來都還好,不過不是誰都能抵擋名利的誘惑,個別人。”

    齊清諾不怎么在意:“什么時候播?我也看看。”

    楊景行說:“不知道,應該會通知我,到時候告訴你。”

    齊清諾嗯,然后有點嫌棄地好奇:“那公關文誰寫的?把你塑造得那么高尚。”

    楊景行覺得:“沒有啊,重點是歌手。”

    齊清諾問:“有沒有想過,以后萬一跟誰打什么版權官司,又是個挨罵把柄。”

    楊景行不擔心:“應該不會再有人用這個方法來對付我了。”

    齊清諾有點惋惜:“早知道三零六也該參一腳。”

    楊景行說:“這幾天仔細看了下,這邊沒什么人湊熱鬧,我剛開始還擔心牽連到人……看樣子沒什么人恨我。”

    齊清諾呵呵:“不是不恨你,是我們還不夠紅,沒話題……可能吧,不知道是真有修養還是不會這種路數,我本來也以為會有點風波。張家霍和田杰智好像也沒什么動作……也可能是還在看風向。”

    楊景行說:“總是還是覺得……值得,沒墻倒眾人推。”

    齊清諾笑:“這么感嘆啊……別太自戀了。”

    楊景行嘿,想起來:“你們什么安排?我想星期一還是星期二過去一趟,先睹為快。”

    齊清諾要想:“就星期一下午吧……或者你先很陸指見一面,我覺得他是真的比較上心。”

    聽楊景行嗯:“愛樂那邊也要去一下,這次欠了很多人情。”

    齊清諾呵:“可以想象。”

    楊景行回到電話主要目的:“你看焦點訪談的事是不是跟你媽說一下?”

    齊清諾覺得:“算了吧,你也不上電視也不幫你正名,和你無關。”

    楊景行嗯:“也行……”

    齊清諾挺感嘆:“她們那境界,根本不當回事,我們還要修煉。”

    楊景行呵呵:“……晴兒怎么樣了?”

    齊清諾笑:“你跟李孚保持聯系吧,免得接不到請柬。”

    楊景行驚訝:“這么快?”

    齊清諾說:“我旁觀者清,應該沒跑了……李孚挺好的,他倆很合適。二十五六了,不是十五六歲……其實應該是愛情的成熟階段,只不過人容易懷戀青澀的東西,也算病態審美吧。”

    楊文盲接不上話:“……我看貝貝熊在論壇,像個溫柔少女了。”

    “成熟少婦。”齊清諾哈哈哈,“配上一點淡淡的憂傷。”

    楊景行呵呵:“是……先不說了,我接個電話。”

    齊清諾很干脆:“嗯,掛了。”

    李英的電話,挺著急的,說特校當地教育局聯系未來陽光了,語氣很溫和,意思是希望未來陽光牽線,要和作曲作者討論一下《陪你同行》的稿費事宜,因為學校希望買斷這首歌作為校歌,以次來幫四零二正名,可以在對外宣傳的時候說是四零二贈與……

    楊景行現在已經不在乎那點錢了,并且告誡李英,未來陽光的聲明下午也發出來了,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輿論一片關注,最好的辦法就是按兵不動保持沉默,而且提醒李英注意和團隊溝通好……

    李英依然是什么都聽四零二的。

    楊景行很沒新意,打給陶萌的電話也是問:“吃飯沒?”

    陶萌嗯:“吃了。你呢?”聽這語氣,飯菜可能不合胃口。

    楊景行說:“也剛吃。跟你說一下,博偉和律師那邊我都聯系了,聊得還行,應該沒丟你的臉。”

    “哦。”陶萌不是很在意:“你在哪?”

    楊景行說:“我在峨洋,等會還要去下宏星。”

    陶萌又問:“什么時候到的?”這兩天又見面又電話的,這姑娘的語氣要比好久不見之后的再次聯系更具有朋友味道。

    楊景行說:“中午到了一直忙……你聯系曹綾藍沒?”

    陶萌說:“還沒有……我準備去復旦見見同學。”

    楊景行支持:“好哇,也是同學兩年……匡靜和陳夏青也馬上畢業了吧?”

    陶萌嗯:“匡靜研究生錄取了,陳夏青工作簽約了,她要回大連。”

    楊景行也感嘆:“一轉眼……正好抓緊周末時間,其實今天就該去。”

    陶萌說:“我想等他們畢業聚會的時候去。”

    “你哈佛的……”楊景行剎車:“也好,復旦的不會這么狹隘。”

    陶萌好像還是有點責怪:“同學中有出國讀研的……我原來離校的時候,班上也聚會送我了。”

    楊景行才知道:“嗯……哈佛有沒有這種畢業分離的傷感氛圍?”

    陶萌說:“也有一點吧,沒有我們高中那么強烈,可能也沒我們大學這么濃厚。”

    楊景行是沒話說了:“中國人講感情……也好,可以去體會一下復旦的畢業氛圍。可以先去學校轉一轉,先聯絡一下。寢室你也住過幾天。魯林已經工作了,現在租房子住,他就說特別想回寢室,還是一群人有意思。”

    陶萌記得魯林,甚至有興趣了解一下,還稱贊魯林挺不錯,玩游戲玩出成果了,然后許維呢?章楊呢?杜玲呢?

    楊景行簡單說一下,但是不提章楊和杜玲在一起了這一茬:“……所以都比較忙,以后就沒暑假了,想聚一聚沒那么方便了。”

    陶萌同意:“嗯……算最后一個暑假,學生時代成為過去。”

    楊景行又建議:“你現在聯系一下,明天去學校和匡靜她們見一面。去哈佛后就沒見過了吧?”

    陶萌記得:“明天不行……我要約喻昕婷。”

    楊景行說:“她,都不一定有時間,行程那么緊……紐約費城也不太遠。”

    陶萌問:“你知道喻昕婷是哪個航班嗎?”

    楊景行說:“國航直飛,孔晨荷告訴我的……我覺得你們還是別聯系了。”

    陶萌問:“為什么?”

    楊景行說不上來還是說不出口:“……你夾在兩個絕交的人之間,多為難。”

    陶萌很淡然:“我不覺得。”

    楊景行說:“那你看情況吧,我估計她到了肯定先去看李教授。”

    陶萌說:“我覺得你們之間應該坦然一點,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沒必要那么別扭。”

    楊景行嗯:“你說得對,找機會吧。對了,這邊觀察了一天,四零二應該是沒什么事了,輿論引導得比較成功。我還咨詢了茅律師,他也說應該不會再有變數,國家機關說一不二。我覺得他敢這么說,肯定很有把握。”

    陶萌也是有境界的:“那就好。”

    楊景行又說:“今天和高主管也聊了不少,他們的確是術業有專攻,我覺得唱片公司真的應該好好學習。”

    陶萌說:“慢慢來,有正確的目標就行。你也說術業有專攻,專注本職工作最重要。”

    楊景行嘿:“對……我也算因禍得福,開了眼界。”

    陶萌似乎不太喜歡:“你不需要這么說。”

    楊景行嗯:“好,不說……不謝謝你了,不過幫我謝謝奶奶。”

    “說過了。”陶萌語氣稍有點加重,可能煩了。

    楊景行哦,然后亢奮:“回尚浦的事好好計劃,我現在不怕了。”

    陶萌民主:“這是大家的事,包括你。”

    楊景行嗯嗯:“好,我等會上校友錄去挑釁一下邵磊,叫他抓緊鍛煉俯臥撐。”

    陶萌不予置評:“你去吧。”

    楊景行想一下:“……那先不說了,我這還有點事。”

    陶萌沒意見:“你掛吧。”

    楊景行拜拜。

    電話掛斷了。( 美女贏家 http://www.rscbjz.tw/1/1077/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