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1264章 道法自法然

作者:六如和尚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聽到黃裳說宋青書不能人事,一旁的李沅芷有些忍俊不禁,心想你這糟老頭子哪里知道我家宋哥哥那方面有多厲害,腦海中浮現出一些兩人親熱時的畫面,一時間不禁有些癡了。?

    被他當成一個太監,宋青書也是哭笑不得,不過他本就希望隱藏身份,便順勢承認道:“前輩果然目光如炬。”

    聽他承認,陳圓圓和阿珂慶幸之余居然有一絲失望,慶幸的是這人果然不能行人事,失望的……她們也說不清楚心中為何會失望,也許是想到這么豐神俊朗的一個人物居然不是個真正的男人,有些遺憾罷了。

    “老夫當年也聽說過《葵花寶典》的一些事情,‘欲練神功,揮刀自宮’,老夫本來覺得這種練法有傷天和,實在是逆天而行,注定成就有限,沒想到東方教主憑借此功,年紀輕輕居然練到這等修為,實在是讓老夫意外啊。”黃裳感慨不已,仿佛對《葵花寶典》充滿了好奇。

    宋青書聽得暗自咂舌,《葵花寶典》這種頂尖絕學,也就黃裳這種修為才有資格瞧不上了。

    黃裳轉向宋青書,黑漆漆的斗篷讓他的面目也有些模糊:“老夫雖然不常在江湖中走動,可也知道東方教主前些年威震武林,被很多人譽為天下第一高手,這樣的身份,為何會跑來這皇宮中偷香竊玉?”

    宋青書微微一笑:“前輩所著一部《九陰真經》讓天下高手哄搶不已,前輩不依然委身在皇宮之中替人看家護院么?”東方不敗的身份是一個非常好的掩護,他也不想在于宋和談的關頭暴露身份,不然會橫生一大堆變數,反正東方暮雪是自己人,借用一下她的身份,想必她也不會介意的。

    “伶牙俐齒,倒也有幾分少年人的朝氣。”黃裳也不動怒,反而頗為欣賞。

    “前輩過獎了。”宋青書態度極為謙遜,畢竟自己也學過《九陰真經》,說起來對方還算他半個師父。

    黃裳嘆了一口氣:“當年我的父母妻兒皆為明教所殺,后來潛心研究武功復仇,等武功大成之日,才現昔日的仇人死的死老的老,找那些人報仇已經沒了意義。日月神教與明教關系千絲萬縷,東方教主既然身為日月神教教主,又被譽為天下第一高手,就替前輩們還掉這樁恩怨吧。”

    宋青書一頭黑線,心想我這真是躺著也中槍啊,以后要冒充也不能冒充東方暮雪這種仇家滿天下的人了。

    “免得你又抱怨我以大欺小,這次就你先出手吧。”黃裳淡淡地說道。

    宋青書一怔:“不該是你讓我三招么?”

    黃裳沉默,良久過后方才說道:“你武功太高,我讓你三招沒有必勝的把握,還是不讓了。”

    宋青書氣急反笑:“這樣未免有失前輩風范。”

    黃裳淡淡答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些虛名老夫早已看淡了。”

    “我見過不少無恥之徒,但像前輩這么理直氣壯倒也少見。”宋青書啞然失笑。

    黃裳絲毫不動怒:“你武功如此之高,又年輕力壯,而我年老體衰,說起來該你讓我三招以示尊老愛幼才對。”

    宋青書一陣錯愕,旋即展顏笑道:“若是老頑童碰到前輩,肯定會引為知己的。”

    黃裳搖了搖頭:“周伯通此人我也略知一二,名義上是王重陽的師弟,實質上卻是他的半個徒弟,原本的武功只能說馬馬虎虎,練了我的《九陰真經》再配合他自創的左右互搏之術,才有幾分看頭。他這人說好聽點是不諳世事,說難聽點存粹是缺心眼,而我已達到太上忘情、道法自然的境界,雖然表面上看似差不多,實際上卻有著本質的不同,他當不了我的知己。”

    宋青書一怔,旋即若有所悟:“是晚輩愚鈍了,前輩請!”

    黃裳也不推辭,身形一晃猶如大鵬展翅一般往他撲了過去,一只手往他臉上扣去,另一只手則籠罩著他胸口大穴。

    宋青書暗暗笑,心想黃裳修為雖高,可要以這樣的度攻擊到自己,實在差得有些遠。

    黃裳畢竟是成名數十年的絕世高手,宋青書也不敢托大硬接,打算先避其鋒芒,在伺機反擊,誰知道腳尖一點,整個人卻并沒有像預料的那般飄到遠處,反而依舊停留在原地。

    “小心!”一旁觀戰的李沅芷看到黃裳已經攻到了宋青書面前,十指森然仿佛馬上便要刺穿情郎身體一般,情郎卻依舊在呆,嚇得她下意識想尖叫提醒,可惜對方度太快,而且周圍空氣仿佛忽然變得極為粘稠,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因此嘴巴張得老大,卻一點聲音也沒有出來。

    一旁的陳圓圓和阿珂則要心情復雜許多,按理說她們應該非常厭惡宋青書,巴不得他戰敗才對,可眼看著他陷入險境,不知道為什么,母女倆卻高興不起來,難道是黃裳整個人躲在斗篷里像幽靈一般詭譎,不如宋青書外表這么討喜么?

    三女緊張的心很快放了下來,原來宋青書在千鈞一之際扭動身體躲開了對方致命一擊。

    “五指勁,無堅不破,摧敵腦,如穿腐土……”宋青書腦海中浮現出《九陰真經》這段經文,心中暗暗感嘆,若是芷若看到了對方是怎樣施展九陰白骨爪的,恐怕要羞愧得不敢承認自己也會九陰白骨爪吧。

    不過讓他最感慨的卻并非黃裳的九陰白骨爪,而是對方攻擊時周圍的空氣仿佛猶如實質一般,變得粘稠無比,化作一道道無形的枷鎖,讓他動彈不得,若非他功力夠高,千鈞一之際勉強避開,如今恐怕不僅分出了勝負,還分出了生死。

    低頭看了一眼胸前,只見胸口衣服破破爛爛,胸膛上也有幾根血痕,宋青書奇道:“前輩這是什么功夫,領域么?”前世看了那么多影視之類的作品,領域二字脫口而出。

    “領域?這名字倒也貼切,”黃裳一怔,停下了攻擊,“這是老夫近些年領悟的一些天地規則,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周圍的環境,小子可要小心了。”

    宋青書點點頭,臉上再也沒有之前的輕浮之色,一臉凝重地說道:“晚輩這里也有一招,望前輩賜教。”

    說完往前跨了一步,殿中所有的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宋青書已經瞬間出現在了黃裳面前,一拳打在了他右肩之上。8( 偷香高手 http://www.rscbjz.tw/1/1554/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