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一千五百十八章 發現鈾礦

作者:紅場唐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看到拉夫林科抱著紙袋走進了帳篷,我本來也想進去看個究竟的,卻被一名勘探隊員擋住了,他冷冰冰地對我說:“對不起,指揮員同志,您不能進去。”

    “為什么?”聽到隊員這么說,我倒沒有說什么,但旁邊的布科夫有些沉不住氣了:“這個帳篷還是我們幫你們搭建的,為什么不能進去?”

    隊員面無表情地看了布科夫一眼,重重地哼了一聲,什么都沒說,便轉身走進了帳篷。看到這名隊員如此目中無人,布科夫頓時無名火氣,就想跟著沖進去找對方理論一番,但卻被我拉住了。

    我拉著布科夫來到了離帳篷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剛一停下,布科夫就不服氣地說:“司令員同志,您為什么要把我拉走。我要親自去問問拉夫林科,誰給了他們這種目中無人的權利,要是沒有我們的配合,他們的勘測工作能進行得這么順利嗎?”

    我等布科夫說完后,才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少校同志,您太魯莽了。要知道這支地質勘探隊,是來自莫斯科的,別說你我了,就連赫魯曉夫同志都要讓他們三分。”

    “難道就這樣算了嗎?”布科夫不服氣地問道。

    “算了吧。”既然拉夫林科不愿意讓我知道他們找到的是什么,我也就不去自討無趣了,我對著布科夫說:“我們的任務,只是保護他們的安全,其余的事情,就不要管了。況且他們是帶著絕密任務來的,有些事情,我們知道得太多,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聽我這么說,原本還怒氣沖沖的布科夫立即就焉了,他找了塊巖石坐下后,沒好氣地說:“不管就不管,就算他們要主動告訴我,我還不想知道呢。”

    見到布科夫這幅死鴨子嘴硬的表情,我微微一笑,然后調侃地說:“少校,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整個勘探隊除了拉夫林科同志和我們說過話以外,其余的人和我們幾乎沒有任何語言上的交流,難道你還以為他們會見勘探的結果告訴你么?”

    布科夫咧嘴笑了笑,隨后轉移了話題:“司令員同志,我想問問您,把德國人趕出我們國境以后,這場戰爭是否就會結束了?”

    “少校同志,你想得太簡單了。”我在他的身旁坐下后,表情嚴肅地對他說:“就算我們把德國人都趕出了國境線,這場戰爭也不會結束。我們會繼續向德國本土發起進攻,只要還有一個納粹分子沒有消滅,那么這場戰爭就不會結束。明白嗎?”

    布科夫聽我說完后,盯著我看了好一陣,才點了點頭,接著說:“我明白了,我們不光要將德國人從我們的國土上全部趕走,還要直搗他們的老巢,將他們徹底消滅為止。”

    “沒錯,在徹底消滅了法西斯以后,也許我們還會幫助他們建立一個嶄新的德意志國家。”反正現在閑著沒事,我就趁機和布科夫聊一些無關輕重的事情:“當新的國家是和我們的盟友,估計以后就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戰爭了。”

    “什么,我們還要幫德國人重建家園?”聽到我這么說,布科夫立即從巖石上蹦了起來,他瞪大眼睛吃驚地望著我問:“這幫法西斯侵略者在我們的國土上,犯下了多少滔天罪行,我恨不得把他們全部殺光,怎么還能去幫他們重建家園呢?”

    “少校,你先坐下。”見布科夫如今激動,我連忙招呼他坐下,然后接著說:“現在和我們為敵的,是以希特勒為首的法西斯侵略者,而不是廣大的德國人民,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是法西斯主義的受害者。我們在徹底地消滅了法西斯以后,將會建立一個和平自由的新德意志,讓德國人民也能過上和我們一樣的幸福生活。”

    布科夫聽完我的這番話以后,撓了撓后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司令員同志,我就光想著如何向德國人討還血債了,沒想那么多。看來您是對的,向我們發動戰爭,并犯下無數罪行的,都是法西斯侵略者,而和德國人民無關……”

    “奧夏寧娜同志,奧夏寧娜同志……”布科夫的話還沒說完,帳篷的方向就傳來了拉夫林科激動的喊聲。我連忙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他正站在帳篷外面,一臉激動地大聲喊著我的名字。

    “拉夫林科同志,我在這里。”我連忙從巖石上站起來,一邊答應著一邊向他小跑過去。

    我來到拉夫林科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努力用平靜的語氣問道:“拉夫林科同志,出什么事情了?”

    “找到了,找到了!”拉夫林科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道:“沒有白來,我們沒有白來,找到了,終于找到了。”

    跟著我跑過來的布科夫見到拉夫林科如此失態,正想開口詢問,卻被我制止了。我等拉夫林科說話的空隙,提高嗓門試探地問:“拉夫林科同志,找到什么了?是不是你們要找的珍貴礦石,找到了?”

    “沒錯沒錯,奧夏寧娜同志。”拉夫林科反手抓住我的手,一邊往帳篷里拖一邊興奮地說:“你來看看就知道了。”

    我在走進帳篷時,看到布科夫也想跟進來,我擔心他會再次被別的勘探隊員攔住,便沖他擺了擺手,示意他等在外面。但我的這個手勢被拉夫林科看到了,他大度地說道:“沒事,奧夏寧娜同志,就讓少校也進來吧,這樣的好消息多一個人分享也是好的。”

    雖說拉夫林科同意布科夫進來,但我考慮到尋找鈾礦是一個絕密的任務,要是過早地讓布科夫知道內情,估計以后他只能永遠留在這些保密單位,再也沒有上戰場的機會。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伸手攔住了正準備走進帳篷的布科夫,然后對他說:“少校,地質勘探隊找到了他們要找的東西,只可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我特意大家喝點酒慶祝一下,你現在去拿兩瓶酒和吃的過來,我們要好好地慶祝一下。”

    等布科夫離開后,拉夫林科將我拉到了帳篷中間的木桌前,指著擺在桌上的一個顯微鏡對我說:“奧夏寧娜同志,你看看那個顯微鏡。”

    我看到顯微鏡的載物臺上擺著一塊長方形的小玻璃片,上面有一些黃色的粉末,我連忙將眼睛湊到了顯微鏡前,仔細地觀看擺在玻璃片上的黃色粉末。“奧夏寧娜同志,你看到了什么?”我還沒看清楚,旁邊的拉夫林科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我仔細地看了看,發現這些在顯微鏡下放大了的黃色粉末,都是呈現完美的四面體結晶,便抬起頭對拉夫林科說:“我看這些黃色的粉末放大一些,都是一些非常標準的四面體結晶。”

    “沒錯,正是非常標準的四面體結晶。”拉夫林科此刻興奮得像一個孩子似的問我:“你知道這以為這什么嗎?”沒等我回答,他邊自問自答地說,“這就是鈾元素的特征!”

    “拉夫林科同志,您確定這就是鈾元素嗎?”雖然我早猜到拉夫林科是發現了鈾元素,才會如此激動,但我還是試探地問:“不會搞錯吧?”

    “不會搞錯的。”旁邊的一名上了年紀的隊員甕聲甕氣地說:“我們經過反復的觀察,同時還做了照相感光實驗,都證明了這些黃色的粉末中,存在著鈾元素。”

    在得到確認后,我又問拉夫林科:“拉夫林科同志,不知道鈾礦的儲備情況如何?”

    聽到我的這個問題,拉夫林科臉上的神情頓時黯淡下來,他坐在一張小木凳上,有些失望地說:“我們經過反復的測算,這個礦井里的鈾元素產量不是很多,屬于貧鈾礦。”說到這里,他的情緒又變得激動起來,“但是不管怎么說,我們終于找到了鈾礦,這可是千真萬確的鈾礦啊。”

    我等他說完后,也笑著說:“是啊,拉夫林科同志,這可是一個好的開端。既然能找到一個鈾礦,那么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的鈾礦。我們只要繼續搜索下去,沒準就能找給儲備更加豐富的鈾礦。”

    那位上了年紀的隊員,也許是一個讀書讀呆了的書呆子,他聽完我安慰拉夫林科的話以后,居然不合時宜地說道:“光有好的愿望,不見得就能找到我們要找的富鈾礦。要想完成我們這次的任務,能依靠的只有我們的專業技能和科學理論。”

    我沒有計較老隊員的態度,而是繼續對拉夫林科說:“拉夫林科同志,我有個請求,希望您能答應我。”

    拉夫林科聽我這么說,抬起頭望著我,好奇地問道:“奧夏寧娜同志,什么請求?”

    “你們這次出來尋找鈾礦,是相當機密的。知道你們此行目地的人,也是屈指可數的。”我鄭重其事地對他說:“布科夫少校的保密級別不夠,還不能知道你們要尋找的是什么東西,所以待會兒他回來,我希望你不要說漏了嘴。行嗎?”

    我的話說完后,拉夫林科先是一愣,隨后使勁地點點頭,說道:“明白了,奧夏寧娜同志,待會兒等少校回來,我就說我們找到了想找的礦物,但是具體是什么東西,我不會告訴他的。”說完,他又沖著帳篷內的另外兩名隊員說,“同志們,請你們記住我們的這次使命,一定要保守住秘密。”

    “明白了,隊長同志。”兩名隊員見拉夫林科說得如此嚴肅,都點了點頭,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絕對不會泄露我們所知道的秘密。”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布科夫提著一個裝滿伏特加的水壺,挎著一個背囊,手里還攥著幾個茶缸,樂呵呵地走進了帳篷。他一進來就說:“同志們,酒來了!”

    拉夫林科讓兩位對面將桌上整理了一下,騰出一個位置,以防止布科夫帶來的干香腸、燜肉罐頭、餅干和奶酪。我打開水壺,給擺在桌上的五個茶缸里倒上了伏特加,然后舉起一個杯子,對圍在桌邊的其他人說道:“同志們,為了慶祝我們找到了要找的礦物,干杯!”

    拉夫林科、布科夫他們四人也紛紛端起了杯子,大聲地說了一聲:“干杯!”將手里的茶缸和我的茶缸碰了一下后,然后仰頭像喝涼白開似的,將大半杯伏特加灌進了喉嚨。我只是輕輕地抿了一口后,便放下了茶缸,然后又拿起水壺給四人滿上,說道:“今天是一個好的開始,我相信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們一定還會有更大的收獲。”

    拉夫林科在吃了點東西后,扭頭對我說:“奧夏寧娜同志,我們應該盡快將這個好消息報告給莫斯科。”

    雖然我們這次出來,攜帶有電臺,不過都是我在與赫魯曉夫和科涅夫聯系,始終不曾和莫斯科方面聯系過,此刻聽到拉夫林科這么說,不禁好奇地問:“拉夫林科同志,不知道我應該將這件事向哪個部門報告啊?”

    拉夫林科想了想,然后對我說:“奧夏寧娜同志,我的隊里有專門的報務員,待會兒您讓少校帶他去電臺那里,他會負責將電文發回莫斯科的。”

    “你們的隊里有報務員?”我聽到拉夫林科這么說,不禁一愣,腦子里快速地將他的隊員挨著回想了一遍,覺得除了拉夫林科外,個個都是書呆子的性格,還真看不出誰是報務員,所以才好奇地追問了一句。

    “當然有了,奧夏寧娜同志。”聽到我的這個問題,拉夫林科笑著說:“如果沒有報務員的話,我們如何將這些的勘探結果,及時地向莫斯科方面報告啊?”

    我苦笑了一下說道:“但我們在一起這么久,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報務員是誰啊?”

    “就是那個你們常說的搬運工。”拉夫林科有些得意地對我說:“他就是我們的報務員。”( 燃燒的莫斯科 http://www.rscbjz.tw/2/2388/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