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小兵君臨 第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不值得死拼

作者:一級煙槍王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其于漢軍也是可以被打敗的信念。

    提提亞巴布爾決定要再次拿這一支約兩千來人的漢軍騎兵開刀。

    他想要在與漢軍的大軍開戰之前,先立一立威,讓自己的部族人,部族軍馬建立起一個敢于與漢軍對抗的信心。

    或許,當他的雅利亞部族軍馬在與漢軍的交戰過程當中,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之后,可能也會給那些不敢與漢軍交戰的部族及勢力增加點信心。或者,到時候,也可以獲得那些正在觀望的部族及勢力的支援。

    對于他而言,早前對漢軍的那支漢軍騎兵的伏擊,自然是勝利的,難怕沒能盡殲,但也算是一次勝利的戰斗。如果這一次再戰勝了漢軍,那么,他的雅利亞部族的威名就基本可以樹立起來了。

    “這一戰!一定要取勝!”

    “務必給本王滅了這支不知死活,竟然孤軍殺到我們城前的漢軍騎兵!”

    “有沒有信心!”

    提提亞巴布爾騎乘著一匹神駿的白馬,立于將要出城迎敵的一萬部族騎兵之前,臉現青筋,大聲的喝道。

    “有!”

    “我軍必勝!漢軍必敗!”

    “雅利亞萬歲!大王萬歲!”

    將要出戰的這一萬雅利亞騎軍,有幾許激蕩的齊聲回應。

    這一萬來雅利亞的騎兵,自然是經過了精心挑選出來的精銳。并且,對提提亞巴布爾也相當忠誠,唯他之命之從。所以,現在的戰意還是比較高漲的。

    “好!不愧為我雅利亞部族的勇士!打贏我們與漢軍的這第一仗,事關我們部族接下來與漢軍交戰的成敗,于我軍士氣提升有著決定性的關鍵。甚至,可以說是關乎我們部族將來的命運走向。所以,各位英勇的勇士,無畏的勇士,本王在此拜托你們了。”

    提提亞巴布爾于馬背上向眼前后軍士軀下了上半身。

    “大王請放心!我等誓死與漢軍一戰,不勝誓不回!”

    “不斬漢狗誓不休!”

    “為了部族,我們拼了!”

    ……

    雅利亞部族的軍馬激烈的回應,人人一臉激憤,雙目堅定。

    不得不說,提提亞巴布爾的確有點腦子,經過他的一系列動作,挑動了這支部族騎軍的戰意。

    “好!很好!我們雅利亞部族,有爾等勇士,必不會亡!”

    “打開城門!出戰!”

    提提亞巴布爾亦顯得相當的激奮的樣子,下令打開城門,讓軍馬出城迎戰。

    他喝完令,立馬再拍馬走近到城門一旁,高聲道:“本王在此送各位勇士出戰,亦在此等著各位勇士凱旋歸來!本王在此,端酒相候!”

    “大王!我等必不負王命!喳!”

    一眾雅利亞的部族軍士,兩眼有點狂熱,深受他們的大王的行為所感動。

    有如此看重他們的首領,他們豈能不用命?

    不得不說,轟隆隆飛馬出城的這支雅利亞部族的軍馬,人人都似受到了激勵,熱血沸騰的樣子,渾身散發著一股讓人感到凜然的殺氣。

    這個時候,韓當已經率著一營騎兵挺進到離巴托爾城兩三里之內。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得見巴托爾城城頭上的一個個的人影了。

    這個時候,他看到了巴托爾城的城門突然打開,一支雅利亞部族的騎軍,在他們的旗兵的引領之下,大旗招展的轟然沖了出來。

    看得出,這支突然沖出城來的雅利亞部族的騎軍,帶著一股殺氣騰騰的殺氣。

    韓當已經四十來歲了,從青年時期開始,追隨孫堅以來,一生征戰十多二十年了。他的作戰經驗自然是無比豐富。

    他自然不是輕敵大意才會率著這一營騎兵獨自殺到巴托爾城來的。

    他作為先鋒大將,率先來到巴托爾城,自然就是為了取得敵軍的第一手資料情況。主要就是偵察。

    要弄清楚,這個巴托爾城的地形,盡可能的弄清楚巴托爾城的兵力布置,以及他們的防御工事的布置等等。還有,試一試敵軍的實力等等。

    當然,如果敵軍堅守城池不出,他亦可以在城外向敵軍搦戰,可跟敵軍斗斗將等等,盡可能的打擊一下敵軍的戰意士氣。

    現在嘛,敵軍在他的軍馬一來到,馬上就有一支騎軍沖殺出城來,這里面就已經能夠顯得出許多的情報。

    比如,在明知道漢軍的強大的情況之下,這個雅利亞部族居然還敢派出軍馬出城迎戰漢軍,這就證明,這個部族對漢軍的抵抗的決心。

    對于一支還敢于與漢軍交戰的敵軍,漢軍方面,自然不會掉以輕心,決不會貿然的冒險,白白的將自己的軍馬置于一個不利的境地。

    自己漢軍有著太多的優勢,所以,絕不允許漢軍作一些無謂的犧牲。如非必要,如朱然所率的那一營騎兵,落入敵人的陷阱包圍當中,沒有辦法,才會跟他們死拼,否則,漢軍是不允許放棄自軍的優勢跟敵軍死拼的。

    這不是漢軍不敢與敵軍正面拼殺,而是完全沒有這樣的必要。放著自己的優勢不加以利用,那與白癡有何分別?

    何況,眼前的雅利亞部族的騎軍,明顯有上萬騎之多。韓當又豈會當真的與他們正面交戰?或者,現在沖殺出城來的雅利亞部族的騎軍,就只有那么三兩千人馬的話,韓擋自然是不會多加考慮,就直接正面殺上去,滅了他們。

    所以,韓當一舉手,讓下面的軍馬勒住了戰馬。

    漢軍經過嚴格的訓練,自然是令行禁止。

    停下來的漢軍,齊刷刷的,倒是激起了一片沙塵,但除了戰馬在打著重重的呼嚕聲之外,鴉雀無聲,軍士們人人屏息靜氣,在等著漢軍軍將的下一步命令。

    上萬的敵軍騎兵,沖出了城門之后,拉開了一條長蛇陣,從城門開始,拉長之后足有一里長的隊列。

    韓當等一眾漢軍的將領,此時全都凝神盯著這支敵軍的騎兵。

    “呵呵,他們的騎兵不是直直拉開陣勢沖殺過來的,而是拉成長蛇陣,婉延曲折的沖出來。韓將軍,很明顯,此城前的空地上,肯定是布滿了陷阱,他們的騎兵,也得要繞著沖出來。”

    一員漢軍將領對韓當笑言道。

    其實,城墻之下一兩里之內,還有許多有如拒鹿角一樣的障礙物,這些障礙物,亦能很好的阻擋騎軍的直接沖鋒。

    這些都是一些守城必備的家伙了,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過,這些東西,亦是韓當這支先鋒騎軍所要先行了解清楚的。到時候,等后續的軍馬來到之后,要清除了城前的那些障礙物,以及破壞他們的陷阱等等。如此之后,漢軍才可以真正的對巴托爾城展開攻城戰。

    “這些雅利亞人,準備還挺充分的嘛,你們看那城墻,居然也是用土石修建起來的,城高墻厚,幾可以與我們大漢的那些城池的城墻相比了。到時候,我們漢軍的投石機恐怕也有得忙了。”

    “不錯,韓將軍,你看城頭上,似乎也堆滿了一些守城物資啊。這些雅利亞人,果然是早有預謀,要跟我們漢軍對抗到底了。”

    敵軍騎兵已經飛速的殺過來,但是,一眾漢軍的將領卻并沒有驚慌,一個個還對巴托爾城評頭十足,在分說著巴托爾城的種種。

    “此城北面有一條大河,我軍難以繞過去其城的北面啊,還有,此南邊及其城后的西面,都是一些山地地形,也對我軍的進攻造成不利的影響。甚至,讓我漢軍一時難以對他們的城池形成合圍之勢。易守難攻啊。”

    “呵呵,這個或許也是他們賴以跟我們漢軍叫板的優勢吧,他們坐守這樣的一座城池,進可攻退可守。哪怕是城破了,他們亦可以從城池北面撤走,撤進城后的大山當中去。”

    “不過,碰到我們漢軍算他們倒霉,就算他們逃進城后的大山去又如何?難道就能避免得了他們滅亡的命運嗎?”

    “咳咳……”

    韓當咳了兩聲,打斷了左右的軍將的議論,道:“他們快殺過來了,看清楚了,他們離開城門兩里左右,便不再繞著路出來了,并且還開始集結擺出了陣勢。所以,應該就只是城墻之外兩里左右的區域有陷阱。”

    “將軍,那么我們現在……先干他一仗。”

    一個漢軍將領小心的提議,但看他的神情,卻是躍躍欲試,似恨不能馬上率軍迎殺上去。

    “急啥?我們一路趕來,將士及戰馬都有點累了,看這支雅利亞人的騎兵,士氣正盛,又是以逸待勞,兵力又比我們多數倍,跟他們干就等于拿我們自己將士的命來跟他們拼。不值得。”韓當瞪了旁邊的這員將領,沉聲道:“傳令下去,每個將士,只能射出一支箭,然后都給老子撤!”

    “呃……是……”

    無謂的意氣之爭,是不可取的。

    韓當自然也不會拿自己的軍士的性命來開玩笑。

    何況,漢軍將士的性命,要比這些雅利亞人的性命寶貴得多了。以自己這一營的騎兵,就算是最終滅了這萬余的敵兵,自己哪怕是損失一半人馬,這都是不值得的。

    這時,雅利亞部族的騎兵,已經盡數沖到了他們城墻兩里之外,他們一拍怒拍戰馬,一邊狂叫著壓過來。

    可能是有了早前對漢軍軍將的強悍的認識,他們也并不打算要跟漢軍斗將了,就這樣一路的沖殺過來。

    騎兵沖鋒,掀起了漫天的沙塵,隆隆聲中,地面都似在震動著。

    在沖鋒的過程當中,原本是長蛇陣的雅利亞部族的騎兵,已經形成了一個箭頭一般的沖鋒陣形,氣勢凌人的沖馳著。

    “殺啊!殺啊!”

    “殺光這些漢狗!”

    雅利亞人的騎兵,他們揚著兵器,怒吼著。

    眼看近了,他們的騎兵沖陣,亦突然的一個加速。

    一般,人跑一百米,全速沖刺,約為十來秒。

    而戰馬,速度自然要比人路的快得多了。

    當然,這是指在全速沖刺的時候。

    雅利亞人的騎兵,他們沖出城來的時候,自然不會是全速沖刺的,也只有殺近漢軍的時候,他們才會突然的加速。

    他們在離漢軍還約有兩三百步的時候,才會全速沖刺。如此,憑著他們的戰馬速度,估計也不是十多二十秒的時間,就能沖殺到漢軍的前面,與漢軍短兵相接。

    往往,除非是那些極為精于騎射的騎兵,他們才會在最后的沖刺期間向對方放箭。要不然,他們都會是直接沖殺向對方。因為,在這十多二十個呼吸之間,既然向對方放箭,又得要將弓箭放好,再拿起兵器沖殺,不是一般的騎兵可以做得到的。而雅利亞部族的騎兵,明顯就不是如那些真正的游牧民族那么精通騎射。

    所以,他們現在,就是一門心思,埋頭沖鋒,想要利用他們騎兵兵力較多的優勢,直接撲殺上去,一舉將這支漢軍騎兵滅掉。

    但可惜,漢軍早有軍將在計算著兩軍的距離,就在他們開始加速沖刺的時候,漢軍當中便有軍將一聲令下,兩千余騎兵,便同時將手上的弓箭全射了出去。

    跟著,所有漢軍的騎兵,集體一個轉身,然后轟隆一聲,便往回路撤離。

    漢軍騎兵停下,到軍將下令讓軍士準備弓箭,到放箭,這個過程,還有遠方沖殺過來的雅利亞部族騎兵并不太過在意。甚至,在他們加速沖刺的時候,已經看到了漢軍已經拉弓搭箭的時候,他們亦不太過在意。因為他們都覺得,他們在高速的沖刺當中,對方的弓箭未必還能保持著準繩,未必就能對他們形成太大的威脅。

    的確,如果雙方的軍馬都是在高速的行進當中,騎兵的弓箭,還真的不具有太大的殺傷力,并不太容易射中目標。

    可是,現在漢軍卻是結成陣形,靜止來射來這一輪弓箭的,這樣射出來的弓箭,就等于是漢軍的弓箭大陣一般。能夠對一個區域形成弓箭齊射。

    而這一輪弓箭,自然是針對雅利亞騎軍的沖鋒箭頭籠罩下去的。

    剎那間,一片箭雨密集的落到了雅利亞騎軍的沖鋒箭頭區域。

    呼嘯而來的箭矢,一下子將那沖鋒在前的雅利亞騎兵射得人仰馬翻,慘叫連連,使得他們的沖鋒陣勢剎時亂成一團。( 三國小兵之霸途 http://www.rscbjz.tw/2/2535/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