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九章九 爭鋒(五)

作者:蟹的心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數月前,中原賊寇攻陷許昌,焚毀宮室城郭,將漢魏兩代以來積蓄的珍寶、物資洗劫一空。賊寇多馬,原本就往來飄忽迅捷,將許昌武庫中超過十萬件的甲胄器械掌控在手中之后,更是如虎添翼,極大地增強了戰斗力。

    此際沖入沼澤驅逐晉軍弓手的騎士,便是這一類裝備優良的賊軍精銳。他們絕大部分都身披鐵鎧,有的使用長達丈六的精鐵長槊,有的揮舞著自己慣用的各種重兵器,數百上千騎奔走的聲響匯聚如綿延不斷的滾雷,其威勢震撼大地。他們尚在數百步外,卻連林壹眼前的水面都為之震顫不已。

    幽州軍的弓箭手們,在敵騎的沖擊之下一觸即潰,狂奔亂走。于是賊寇們到處追趕,看似龐大隊列投入浩瀚的蘆葦蕩中,星星點點地看不清了。

    林壹向前百余步,在一處蘆葦叢后伏下身子,取弓箭在手;王崗等幾名士卒有樣學樣,也潛藏在左近。

    剛安排妥當,前方溪水嘩嘩作響,兩騎橫沖直撞而來。林壹等人張弓搭箭,從數個方向不斷射擊,頓時將之射死了。然而頃刻之后,敵騎大舉趕到,敵我交織混雜,四面八方殺聲震耳。

    林壹等人只得持長槍格斗,且戰且退。

    一名鐵甲騎士從側面突擊,林壹箭步挺槍去刺,正中騎士前胸。不料那騎士所披甲胄極其厚重,兩廂撞擊之下,竟然將林壹手中長槍崩成兩段,直飛上半空中。

    林壹踉蹌倒地,想要以手撐地站起,卻覺左側肩膀撕裂般劇痛,再度摔倒。

    那騎士先已被沖擊力撞下馬來,重重地摔在泥地里。這時候,他晃晃悠悠地起身,拔出腰刀往林壹迫近。不想王崗繞到了他身后猛撲上去,用短刀從鎧甲和頭盔間的縫隙刺入,割斷了他的后頸。

    這里的激斗引起了稍遠處敵騎的注意,又一騎呼喝著奔來。

    林壹見勢不妙,單手抓起桿長槍向來騎的戰馬捅去。敵騎連忙勒馬躲避,又趁著座下馬匹與林壹錯身而過時,反手揮動掌中環首刀下劈。林壹在泥水中掙扎亂滾,躲過刀鋒。那騎士高聲怒罵,撥馬回來追砍。

    一名晉軍士卒眼看林壹狼狽,斜刺里沖來相助,還未接近時,不知哪里飛來一箭,正中眉心。那士卒仰面立斃。

    林壹顧不得他人,直往土濘草深處躲避。那騎士縱馬追趕,忽然馬蹄陷入泥塘中,進退不得,眼前又被橫生的蘆葦遮蔽了視線。就在這時,王崗從蘆葦叢中躍起,一刀砍斷了馬腿。

    騎士翻身落馬,不等他爬起,林壹飛身撲去,將他死死地摁在地上。王崗揮刀劈頭蓋臉地亂砍,連續十幾刀下去,那騎士早就死得透了。就連長刀的刀鋒都因為與堅硬的顱骨碰撞,崩出了好幾個豁口;王崗收刀入鞘,因為手臂脫力,試了幾次才成功。

    兩人相對而坐,稍作喘息,才發現對方的戎服、甲胄都已染成了紅色,臉上滿是血污、泥水,連面貌都難以分辨了。

    作為經驗豐富的戰士,兩人都很珍惜這劇烈戰斗中的短暫寧靜,誰也沒有說話,只是半躺半坐著恢復體力。過了一會兒,林壹道:“賊寇雖然兇悍,但在這泥沼之中作戰,確不如我們靈便。之后須得將賊人引到深處,才好下手。”

    王崗重重點頭,兩人收拾刀槍,沿著蘆葦叢生處再度前進。

    此時,麥澤明的中軍親兵也投入了作戰。

    麥澤明與親信勇士耿洛、劉貴、麥世平等人都著輕甲步戰。這數人都是能征慣戰的雄武之士,更兼并肩作戰多年,極有默契。他們刀矛并舉,將出現在前方的敵騎一一挑落。

    正戰到酣處,看見一隊重甲騎士沿著土堤沖殺過來。為首一人,身披漆成深黑色的鐵鎧,頓項護頸,鐵兜鍪上繪著猙獰的猛獸圖案,胯下高頭大馬,馬身也覆蓋重鎧,刀槍難入。幽州軍士卒遠遠看去,都覺難以對付,紛紛說:“這必然是能夠力敵萬人的悍賊!”

    這隊重甲騎士縱馬狂奔撞擊,來不及躲閃的晉軍士卒都被撞飛出去;意欲抵抗者,又被為首那悍將橫槊四面拍擊。此人力大無窮,動作又非常敏捷。前去抵擋的將士沒有誰能支撐住一合的,頃刻間死傷慘重。

    “退后!退后!”麥澤明連聲高呼。

    幽州軍本就陣列松散,聽得號令,所有人便呼啦啦地退后到蘆葦蕩的深處去。那隊重甲騎士追了幾步,馬蹄卻陷入了泥沼之中,幾乎拔不出來。一行人慌忙撥馬,折返回土堤上。

    幽州軍士卒們趁機張弓幾面射擊。箭矢撞擊那隊騎士的身上,大部分都被彈開;有些插入鐵甲的,似乎并未造成嚴重損傷。那隊騎士只稍許退后,旋即取角弓還射,雙方一時僵持住了。

    “那廝是誰?”麥澤明皺眉問道。雖然賊寇的普遍作戰素質遠不如幽州軍,但數十萬眾之中,難免有幾個天賦異稟之人,不可小覷。

    劉貴道:“應當是王彌麾下驍將高梁。此人統領重騎,擅長沖鋒陷陣,向與王延齊名。”

    王延便是幽州軍渡河南下時前來挑戰,最后被胡休斬殺的賊軍猛將。聽到此人的名字,麥澤明愣了愣,嘆氣道:“賊眾我寡,戰況瞬息萬變,這般僵持下去恐怕不妥……可惜那胡休不在此間。”

    麥世平是麥澤明的族人,素稱擅射。聽得主將稱贊胡休,他奮然道:“待我潛至近處,一箭了結了他!”

    麥澤明點頭。

    麥世平帶著幾名部下,籍著植被和水網的掩護慢慢靠近。到了百步左右仔細觀察,便發現敵騎在和己方的對射中,其實還是吃虧不小。高梁的身上已插了十余箭,雖說依靠甲胄厚重未受重創,但他連番暴跳怒吼,顯然已經受傷了。

    動用重騎在沼澤地帶與輕裝步兵交手,這是兵家大忌;沼澤中復雜的地形,又限制了賊寇們以眾凌寡的優勢。如此一來,縱使敵將身具熊羆之勇,又有何懼?那不過是個靶子!

    “賊寇就是賊寇……”麥世平微微冷笑:“這一仗,我們能贏!”

    麥世平張弓搭箭,往高梁的面門射去。但高梁十分警覺,箭矢到時,他猛一低頭,箭簇打在鐵兜鍪上,火星四射。麥世平接連又是兩箭,高梁勒馬后退,于是一箭射空了,另一箭打在光滑甲胄邊緣,掉落地面。

    這絕對不是軍中神射手的正常發揮。麥世平幾乎能聽到后方將士們的嗤笑聲,他深吸口氣,脫離蘆葦叢的掩護,一面張弓瞄準,一面趟著水大步靠近。

    他的舉動立即引起了賊寇的注意,幾支箭矢發出嗖嗖的聲音,從他的發梢和身旁掠過。但麥世平毫不避讓,保持著瞄準的姿勢繼續向前。

    迫近到七八十步時,一支長箭正中麥世平的左肩,箭簇嵌入骨肉,痛徹心肺,巨大的沖力讓他整個身體都向后一仰。然而在這電光石火的瞬間,麥世平準備已久的一箭也已發出。

    正在撥馬逡巡的高梁突然全身一震,旋即如同被伐倒的巨木那樣,仰天墜馬。一支精鐵箭矢深深地沒入他的面門,箭桿猶自閃耀著寒光。( 扶風歌 http://www.rscbjz.tw/2/2781/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