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四卷 第五十九第卷 第二十三章 福至心靈

作者:醉虎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轟……”

    無間神獄帶來的恐怖一擊幾乎將光之天下面那一層的整個大殿化為一片灰燼。

    一擊之下,空氣變得比巖漿還要灼熱,而整個大殿的地面,也猶如地震一樣,在劇烈的顫抖著。

    駐守在大殿之中的最后一個藍色的,也就是實力水準接近神皇的諸神戰偶直接在張鐵的這一棒下變成了碎片,那些碎片被轟飛出幾萬米,連帶著周圍十多個沖過來的血紅色的諸神戰偶也被張鐵這一擊帶來的強大沖擊波給摧毀了。

    上千的諸神戰偶在張鐵連續的重擊之下,傷亡慘重,嚴密的陣型終于露出了一個破綻和空擋,張鐵整個人帶著手上的巨棒,就從大殿之中沖了出來,來到一片滿天都是宏偉壯麗的燦爛星空之下。

    星空的下面,是一片有著滄桑古老氣息的斷亙殘壁的廢墟。

    雖然已經是第二次看到這樣的景象,但這一切映入眼簾的時候,張鐵心中還是不由震了一下——燦爛不朽的星空與湮沒在時間長河之中的古老建筑的廢墟交織在一起的景象,分外的有沖擊力,猶如一個深奧的命題,引人沉思。

    就在那片廢墟之中,一座潔白的高塔矗立著,深入到了星空之中。

    通天塔已經近在眼前。

    不過張鐵沒有時間沉思,大批的諸神戰偶在他身后朝著他沖了過來,對那些諸神戰偶來說,他們永遠不知道恐懼為何物。

    張鐵也沒有與身后的那些諸神戰偶們浪費時間,因為這個時候的張鐵,已經感覺到戰神血脈的效果開始減弱了,他整個人身化流光,一步數萬米,朝著那潔白的通天塔沖了過去。

    通天塔的入口依然保存完整,上百米高的白色入口兩側,還有光華在隱隱流動,入口處不是大門,而是一道白色的光幕,后面的諸神戰偶們在緊追不舍,而張鐵,卻已經搶先一步沖到了通天塔的入口下面,一頭扎入到光幕之中……

    追著張鐵的那些諸神戰偶在張鐵的身形沒入到光幕之中的那一刻已經停了下來。

    上次在“夢中”張鐵與唐眉一起來的時候,兩個人還到通天塔內的器靈殿中休息了幾天,在狀態重新恢復過來的時候才小心翼翼的探索上面光之天的情況,而這一次,早就知道光之天虛實的張鐵,自然是沒有任何顧忌就直接準備從通天塔的入口直接進入最高層的光之天內。

    在張鐵扎入到光幕中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透明氣泡出現在著張鐵的身邊,一下子包裹住張鐵,讓張鐵像坐極速電梯一樣,瞬間沖天而起,只是片刻的功夫,包裹著張鐵身體的氣泡破碎,張鐵已經直接來到了光之天內。

    支撐到了這里,張鐵身后的戰神光影一下子消失了,張鐵腳步一虛,那種強烈的眩暈感讓他腳下差點一個踉蹌。

    這里還是和上次所見一樣,整個光之天內,地面上到處都是煞神們的尸體和碎片,那些尸體和碎片發出燦爛的紅光,一個個猶如寶石一樣的耀眼。

    已經開始感覺到戰神血脈被激活后后果的張鐵顧不得其他,整個用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光之天的九天神泉的旁邊,整個人完全撲倒在水池邊上,把頭伸到九天神泉之中,張口痛飲。

    這一次,如果不是知道一旦自己來到這里就能痛飲九天神泉并在最短時間內彌補自己再次激活戰神血脈帶來的后遺癥的話,張鐵也不會這么肆無忌憚的激活自己的血脈。

    在上一次的“夢中”,張鐵從山墟第二層的入口來到最上層的光之天,用了將盡一個月的時間,而這一次,張鐵卻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從最底層來到了通往光之天的通天塔所在的那一層。

    為此,張鐵付出的代價是激活了自己的戰神血脈,損失了六個分身,并且沿途的元素水晶,天檀木等東西,都全部忽略,半點沒動,張鐵要的,就是要在最短時間內來到這里。

    這一次張鐵之所以如此干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知道就在半個月后,魔族掌控的那個山墟秘境之內,剛好有一座時間之塔可以再次使用,那座時間之塔可以讓張鐵在里面修煉二十年,大概能凝聚四變的神輪,這個機會,張鐵必須抓住,不容再錯過。

    上一次在“夢中”,為了可以盡快離開摩天之界返回太夏,摩天之界和山墟之內的很多東西與機會,張鐵都錯過了,而這一次,張鐵卻不會再這樣。

    九天神泉一喝下,效果幾乎就是立竿見影,激活戰神血脈后的那種不斷加深持續的虛弱效果,瞬間就停止了下來,然后張鐵就感覺自己的元氣在一絲一絲的緩慢恢復之中。

    未免夜長夢多,張鐵站了起來,開始打掃起光之天,把光之天里面的東西弄到黑鐵之堡。

    首先映入張鐵眼簾的,就是光之天內到處都是的煞神碎片。

    那些煞神的尸體碎片,已經全部能量化,每一塊尸體碎片的周圍,都散發著一層耀眼的血光——按照唐眉的說法,只有能聚了兩個神輪以上的煞神,死亡之后身體上才會有這種永不消失的血光,而根據血光顏色的深淺,甚至可以判斷出那個煞神生前的修為,凝聚了兩個神輪的煞神血光的顏色要淡一點,而凝聚了三個神輪的煞神的血光要濃一些。

    就在光之天近十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到處都是煞神的尸體碎片,粗略一判斷,死在這里的煞神起碼有數百個,如果這些煞神還活著,這里的隨便一個煞神出去,都是超越人魔兩族神皇或者魔皇一級的絕世強者,能把整個摩天之界攪得天翻地覆。

    只是這個時候,這些煞神已經猶如滅絕的恐龍一樣,只有他們殘留的尸骨,還在訴說著他們曾經的強大,令人嘆為觀止。

    說實話,現在的張鐵也不知道這些煞神的尸體碎片可以用來干什么,只是他本能覺得這些東西可能派上大用場,所以也就把它們全部收到了黑鐵之堡里面。

    先是煞神碎片,再接著是摩天之界的空間寶球……

    而在摩天之界的空間寶球剛剛一收到黑鐵之堡里面,張鐵的腦海之中就聽到了海勒的提示,“堡主大人,有空間寶球進入黑鐵之堡,是否現在開始吞并融合?”

    張鐵剛想同意,但意識一動,張鐵卻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上次在“夢中”離開摩天之界時在混沌空間之中遭遇主宰魔神的事情。

    自己從太夏來摩天之界的時候并沒有遇到主宰魔神,而自己離開的時候卻遇到了,為什么會這樣?

    如果主宰魔神真的能完全掌控了知整個混沌空間之中的任何情況,那么,它干掉自己的第一個機會,就是在自己第一次從太夏來到摩天之界的時候,那個時候自己最沒有反抗能力,如果主宰魔神在那個時候出手,自己哪里有小命在,而在這種情況下,龍皇陛下當年也不可能離開摩天之界。

    而自己能來到摩天之界,龍皇能離開摩天之界,這就說明主宰魔神對摩天之界外面的混沌空間發生的事情,并非什么都能及時掌握。

    既然這樣,那么,自己離開摩天之界的時候為什么又會恰巧遭遇到主宰魔神的阻擊呢?

    原因只有兩個,要么是摩天之界發生的一些事情引起了主宰魔神的注意,要么是自己在萬神原的表現通過魔族的某些渠道讓主宰魔神知道了,自己也引起了主宰魔神的注意,或者兼而有之,而如果是前者的話,黑鐵之堡開始融合摩天之界的空間寶球所帶來的摩天之界整個空間持續半個月的各種異常狀況,則想不引起主宰魔神的注意都不可能。

    心中閃過這些念頭,張鐵一下子就有了決定。

    “海勒,先不要融合,我想等我回到太夏再說,反正空間寶球已經在黑鐵之堡,晚幾年也沒有事情!”

    “如你所愿,堡主大人!”

    再接著,張鐵把九天神泉也搬到了黑鐵之堡。

    華族有句話,叫福至心靈,還有一句話,叫鬼迷心竅,說的就是一個人的心靈和意識在福禍到來時候所會產生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

    沒有像上次一樣讓海勒馬上融合摩天之界的空間寶球,張鐵的心中,突然一下子就感覺輕松起來,而剛剛把九天神泉弄到黑鐵之堡,看著九天神泉的一池泉水在自己立面墻消失,一個從未在張鐵腦袋里出現過的念頭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張鐵的腦海里——一般的果樹要施肥澆水才能長得更高更大,結出更多的果實,黑鐵之堡里面的那顆小樹既然也是樹,那不知道要是用九天神泉給小樹澆灌一下,小樹會不會長得更好!

    對了,還有那些煞神的尸體碎片,既然血祭熔爐里面那些燒成灰燼的魔族騎士的身體都是極品的肥料,可以栽培出魔靈茶,那不知道把那些煞神的尸體碎片給小樹做肥料又會如何呢?

    這個念頭一出現在張鐵腦海之中,張鐵整個人瞬間就呆住了,因為張鐵發現,自從獲得小樹以來,他好像從來沒有給小樹澆過水,施過肥,他一直都是在小樹上摘果子,卻從來沒有想到過那顆小樹有可能也有它自己的生存需求……

    在用力吞咽了兩口吐沫之后,張鐵按捺住碰碰的心跳,在意識里問了海勒一個問題,“海勒,你說……我用九天神泉給小樹澆灌一下,會發生什么?”

    這一次,很反常的,海勒足足沉默了十多秒,才用平靜的聲音回答了張鐵的問題,“堡主大人,你知道,有些問題我是無法回答你的!”

    聽到海勒的回答,張鐵沒有感覺到沮喪,而是瞬間狂喜,幾乎要跳起來,一顆小心肝噗通噗通的劇烈跳動著——海勒不會問答的問題,一般來說有兩種,一種是涉及到自己的修煉的問題,而另外一種,就是與小樹會生成的果實的觸發條件有關。

    這兩者,前者要靠自己摸索,后者,則完全要看自己的機緣能否恰巧碰到,按到了那個生成果實的啟動開關,如果不是自己主動采取的行動,海勒絕對不會給自己任何的提示和暗示。

    在上次夢中的那些年中,海勒就絕口不提九天神泉的事情,而自己,似乎也從未想到過九天神泉與小樹的這個可能性……

    尼瑪,自己曾經修煉的《五行地像經》中不是說水能生木嗎,怎么自己連這個簡單的道理都差點忘了……

    ……

    ps:老婆今日出差,老虎今日化身全職奶爸,今日就更新一章。( 黑鐵之堡 http://www.rscbjz.tw/2/2882/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