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1兵章 緩兵之計

作者:烽霜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蝦米?

    哪怕我在戰場上面對千軍萬馬已經做到了不動如山的地步,但面對這位思維明顯跟正常人不是一個思考回路的奧地利公主,我還是吃了一驚。從她所說的話來判斷,敢情是她主動出擊,想要來推倒菲列特利亞,以此達成威脅菲列特利亞的目的,最后成為普魯士王妃?

    我不得不承認以一般來說,她的計劃是能夠成功的,畢竟她可是一國公主,這樣的蘿莉少女自己打包送上門來,簡直就是讓人白撿了一個便宜,只要她鬧一鬧就能夠以美滿的結局收場。可沒想到的是,她的白馬王子是個母的,而且還是人家的準人妻了。更沒想到的是,我這個羅馬人會休息在菲列特利亞的房間里面。不過最重要的是,以特蕾莎這樣一只蘿莉打包上門的餡餅,對我來說不亞于洲際導彈呀!

    為什么?

    我的后宮已經搖搖欲墜呀!

    原本普魯士和法蘭西兩國保持和平就已經很勉強了,兩國羅馬方面的陣營想要中立也很困難,現在忽然又加了一個奧地利進來。

    面對未來那美麗的畫面,我不太敢看,因為那可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前奏…

    一想到第三次世界大戰就要在我家后方的一畝三分地展開了,而起因居然是一個只蘿莉在思春,我真有種要把特蕾莎抓起來打她屁股的沖動。

    “明明是你闖進到腓特烈的房間里來的,怎么又把最主要的原因算到我的頭上!”

    “難道不是你算準了我會來到腓特烈的房間,所以假裝腓特烈,然后害的我,害的我的貞潔被奪走了嗎!”我身下的蘿莉幾乎哭了出來,“你事情都做了。你還想推卸責任?你又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像康絲坦斯,你不也一樣因為看上了她,所以就是強迫了她的嗎!”

    我們那分明是你情我愿好吧。怎么我在特蕾莎眼里就成了脅迫婦女的惡棍了?!

    “你要搞清楚一點,奧地利的公主。在整個事件里面,一切都是你在推動。”說了這么長時間,我終于明白了一點,特蕾莎一定是用了什么東西才讓我昨晚獸性大發的,“你進入了房間,想要對腓特烈下手,但結果卻是你對我下手。各種意義上,我才是受害人!”是的。我真的是躺著都中槍!我*的睡在自己女人的房間也有錯?

    “你意思是,全都是我的錯?你根本就沒有瘋狂地迷戀我,你也沒有設計這個圈套?”特蕾莎聞言,用惶恐不已的顫抖嗓音問道。

    “不是嗎?我只是無意在腓特烈的房間借宿,然后你卻帶著迷藥過來。是我代替了腓特烈承受你的陰謀!你打暈我,強迫我喝下去,最后還…”

    我承認我這種得了便宜卻在事后撇了個一干二凈的做法很像惡棍,但是,拜托,整件事真的不是我在主動呀!我是有家室的人呀!

    特蕾莎被這驚人的事實給弄得雙眸絕望。

    但事情也好像就是這樣。是她謀劃了一切,陰謀成功了,但對象卻錯了。白白讓人得了便宜。她各種意義上都是偷雞不成蝕了把米,而那把米就名為貞潔。

    “那你怎么解釋你借宿在腓特烈這里!”特蕾莎抓住一個非常關鍵的地方!

    我頓時就脊梁骨發冷了!

    是啊,我現在應該是受重傷的呀,我怎么會在這里活蹦亂跳?!

    “我在執行一個機密的任務。你忘了,我上一次我被刺殺,巴伐利亞公爵也死了!我們要找出內奸是誰!而這個任務需要普魯士人的配合!我經常在夜間來到腓特烈這里跟她商量。有時候經常商量到深夜,時間長了,所以他也讓我留宿在這里了。”

    解釋完美,幾乎沒有破綻!

    我真是天才!果然反應迅捷!

    “我們…就當今天這件事沒有。發生…不對,只要你幫我把腓特烈。讓我成為腓特烈的女人,今天這件事。我就當做什么都沒發生!”

    蝦米?

    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有歇斯底里的憤怒和發泄?

    如果說今天我發現我推了一個蘿莉很讓我措手不及,那么現在這一幕,一個蘿莉如此反應迅速地進行了權衡。難道說,這只蘿莉已經成熟到那種地步?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不過,看著特蕾莎顫抖的樣子,我感覺,她與其說是進行了最有利她的選擇,還不如說是在逃避。原因?要是她腦袋沒出錯,稍微再想想,以后要是我利用今天的這檔事去威脅她,那她可是插翅也難飛了。

    “你不怕我撮合你們之后,利用我們今天的事情去威脅你?”

    果然蘿莉瞪大了眼睛,她面目幾乎扭曲了,幾乎是紅著眼淚,咬牙切齒地說道:“如果你敢這么做,我不會屈服的!就是死,我也要復仇!!!”

    一不小心把一只蘿莉逗哭了,我真是沒想到,身為男人,我居然能夠綠了自己的未來老婆…這種成就感,有點不大正常。不過,很感謝蘿莉,我似乎找到了一條能夠很好地平和奧地利和帝國兩國關系的道路,并且也能夠讓菲列特利亞免于蘿莉的騷擾。

    “好吧,我不會這么做,誰讓普魯士王子是我的好朋友。”

    特蕾莎怔了怔:“真的?”

    “真的,我以我的生命和羅馬帝國的國運發誓。”

    我感覺到身下的蘿莉身子軟了下去:“但是,我不能答應你的條件,我不會撮合你的和普魯士王子。”

    “為什么!!!”特蕾莎這只蘿莉抓向了我的肩膀。

    “因為?”我笑了,面對這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奧地利公主,我俯下了身子,就在她鼻尖旁邊,距離她不過剎那的地方說道,“雖說,我是被你強迫的。不管你承不承認,現在的事實是,你,奧地利的公主,特蕾莎已經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哪怕普魯士王子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會把我,把跟我有關系的女人送過去給他!”

    特蕾莎臉紅了紅,她抓在我肩膀上的雙手軟了下來,九陰白骨爪變為了無力地支撐,仿佛好像在維持她那可笑的矜持。

    “我才不是你的女人,我喜歡的是腓特烈。”

    “我知道。但是,我打個比方。如果腓特烈是你的。但他卻跟你說,只要你幫他。幫他跟另外一個少女交好,而那個少女又是你的好朋友。作為交換,他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你愿意幫他嗎?”

    蘿莉回答不出來,我更加湊近了她,現在我們兩人算是近在咫尺了:“你不會做,同樣,我也不會。”

    “但,你也不喜歡我,不是嗎?”

    口氣發生了變化?

    這可是好現象!

    “這倒是個問題。不過,難道你第一眼就看上了腓特烈了?我記得當時,你只是把他當成你的表哥。”

    “你,你想說些什么…”蘿莉明知道我在說些什么卻還在明知故問。

    “我確實對你沒啥太大的感覺。畢竟,你那么年幼。”

    蘿莉立馬惡眼相向:“真是對不起呀!我胸脯那么小!”

    “是的,我比較喜歡大胸脯的女人。不過..沒辦法了,誰讓我們已經做出這種事情。說真的,我不希望你心靈受到傷害,也不想你從此憎恨我。因此,身為一個羅馬人的親王,我得負起責任。同樣,弄出這一切的奧地利的公主,我也希望你肩負起這個責任。所以,為什么我們不借著這個契機好好地發展一下。或許我們可以嘗試相互接觸一下子,興許我們能夠發現對方的優點,然后自發地,心甘情愿地喜歡上對方。”

    “那如果我們不合適,我還能回到腓特烈身邊嗎?”

    “不能。”

    “我想我要拒絕。”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別湊那么近!”

    “我要更仔細地了解你。”

    “了解就了解,你,咦…嗯…”

    奧地利的蘿莉對我的感官并不差,因此我便見機行事,趁熱打鐵地堵住了蘿莉的小嘴。撬開她的牙口,伸出舌頭一下子就逮住了她的柔嫩小舌。說真的,親吻這樣大的蘿莉很刺激,畢竟誰讓我是第一次。但更讓我感到高興的是,身下的蘿莉只是遲疑了一下就接受了我口舌糾纏,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漸漸地模仿起我來,對我進行追逐。

    一段長吻下來,把蘿莉吻得雙眸迷離,嬌喘吁吁,我忽然發現,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把一只手摁住了她的雙手,另一手攀住了她的纖細左腿,做出了即將叩門而出的準備姿態了。

    這一幕,特蕾莎并不陌生,她昨晚可是因此給弄得死去活來的,眼看著即將又要再來一次,她下意識地抖了抖:“你昨晚都已經要了七次了,你還要再來嗎?”

    七次?

    我掀開了被褥,看著下面狼藉的少女大腿,我咽了咽口水,我昨晚到底是吃了什么那么給力?

    考慮到現在確實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從蘿莉身上爬了下來。然后,我換上衣服了,探頭探腦地抱著蘿莉悄悄地送回了她的房間。在路上,我非常義正言辭地向無知地蘿莉進行了教育。教育她以后千萬不要再對男人下藥。深受其害的奧地利蘿莉非常認同地點頭,并表示以后不再使用下藥這種愚蠢的手段…(未完待續)( 穿越在十八世紀歐陸 http://www.rscbjz.tw/4/4006/ 移動版閱讀m.9qwx.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